員工園地

當前位置:首頁 企業文化員工園地

為鼠留飯與佛在心中

來源:華聞傳媒| 發布時間:2014-12-12 | 瀏覽量:

 

(西安華商廣告有限責任公司  趙釗)

 我對出家人總是心懷敬意。一方面是我看破不了紅塵,沒有出家的勇氣,另一方面,我深知自己是一介俗人,這輩子也成不了佛。所以,我曾虔誠的拜訪過幾位出家人。

2011年的盛夏。我和朋友進終南山游玩,在山坳里碰到一院小小的廟宇,名曰:白衣庵。山門打開,正對著的墻壁上是一個大大的佛字,這時兩條土狗興沖沖的迎了上來,快到跟前時被緊隨其后的老師父喊住。在老師父熱情的接引下,我們走進了寺院。這處寺院雖小卻布局講究,前院、后院、禪房、大雄寶殿一樣不少,寺院的左側緊鄰一面山崖,另一側出了山門便是一叢小溪緩緩流過,寺院的圍墻和小溪間是一條通往山上的小路。

老師父招呼我們進了一間禪房,坐定后開始為我們沏茶。原來,這座寺院里只有老師父和一個學佛的女弟子、一個虔誠的居士三人。一陣攀談過后,我發現這位老師父和這個女弟子都是有故事的人。年輕的女弟子名叫瑪麗,大學畢業后,不遠萬里從瑞典來到異國學習佛法。瑪麗說和她一起的有幾十個同學,畢業時進了一個國際組織,每個人根據自己的愛好,選擇一個課題進行研究,由于對古老中國佛學的興趣,她便來到中國,之后又慕名來到終南山,在此一待就是兩年。這位老師父也年逾六旬,在五十歲時欣然離家,從此過上了出家人的生活。老師父說,自己年輕時一直在經營企業,五十歲時突然開悟,便把自己的事業交給了兒女,從此遁入空門。“這把年紀該享的福都享了,該經歷的事情都經歷了,沒有什么放不下的。”老師父淡然地說著,我卻在心里暗自佩服。因為和老師父聊得投緣,當晚索性住在了寺院。

夜晚的空山格外寂靜,寺院里不時傳來夏蟲的鳴叫和溪流的聲響。大約八九點鐘的時候,老師父突然進了廚房,在廚房里找來饅頭,又找來小碗,隨后把掰碎的饅頭被放進小碗里。我不明白老師父的舉動,便默默跟在身后。只見老師父端著盛有饅頭的碗從廚房向側門走去,側門打開,來到一處不大的菜地旁將碗放下。“給你們把吃的拿出來了,就不要再進去了吧!”這時我才明白過來,老師父是給夜里的老鼠準備了吃的。回到寺院,老師父告訴我,在他到來之前,由于老鼠經常破壞食物,人們便在每天夜里將準備好的老鼠夾放進廚房。他來后,覺得這樣不好,便每夜將準備好的食物放在廚房外的菜地旁。這樣,貪吃的老鼠們都被客客氣氣的請了出去。從此,再沒有發生過老鼠破壞食物的事情。

放老鼠夾和放食物,雖說本質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但結果都是為了避免老鼠對物品的破壞。前者是在加,而后者是在舍。加上的是一條老鼠的性命,而舍去的無非是一碗食物。

“為鼠常留飯,憐蛾不點燈。”出家人的悲憫由此可見。

另一件小事,發生在鳳翔的鳳鳴禪寺。大約那一陣子,我對佛學充滿了好奇,一心想著要找個師父皈依,因緣巧合我認識了在這里居住的蓮祥師父。

蓮祥師父大耳垂肩、眉清目秀,我曾懷疑這樣的出家人是不是佛的轉世。他很年輕,只有四十多歲,但對佛學的鉆研和為人,卻是我見過的少有的。年輕時他曾習武多年,因此身材高大健壯。后來癡迷佛法便出了家,他曾在佛學院進修多年,也曾在終南山住過茅棚。才思敏捷又不僵化迂腐,是他給我最深的印象。

那一天,是我第一次見到蓮祥師父,我向他請教了許多關于佛的問題,然后又提出希望隨他皈依的愿望。蓮祥師父慈眉善目的看了看我,思考片刻后微笑著去找經書,準備為我做皈依的法事。這時另一位居士走進了房間,蓮祥師父笑著和那人打招呼:“小菩薩要隨我皈依了,我準備一下……”后來的事情我已記不大清楚,只聽到蓮祥師父曾說過這樣一句話。

我曾在書中看到這樣一個故事,講的是蘇東坡和佛印辯論佛法。蘇東坡問佛印,看自己長得像什么,佛印說蘇東坡像佛的金身,而蘇東坡卻反過來嘲笑佛印的長相,說他像牛屎一堆。原以為贏了佛印的蘇東坡把這件事告訴蘇小妹,不想卻被蘇小妹一語點破:佛由心生,心中有佛,所見萬物皆是佛。否則,反之。

我從蓮祥師父的身上終于明白,蘇東坡的故事絕非后人杜撰。

為鼠留飯與佛在心中,雖是不同的境界,卻是一樣的悲憫與仁愛。

 

蘭州牛肉面

吃魚的記憶

小猪视频app官网入口ios - 小猪视频下载app最新版i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