員工園地

當前位置:首頁 企業文化員工園地

吃魚的記憶

來源:華聞傳媒| 發布時間:2014-11-04 | 瀏覽量:
 

長春好吃的魚也算不少,繁榮路上,以人民大街為界,東西各一家石頭口門魚館,那家都快十年了。剛上班那陣兒住長飛,常去西邊這家,玉米面大餅子條,超級好吃。那一年哥們兒從外地回來再此請客,點了一個11斤的魚頭,我懷孕8個月,吃到頂。東邊那家,魚也很好吃,不過店面高大上,不如西邊小店的溫暖緊湊。

嗜魚有緣由。

三兩歲,家里販魚,冷風夾雜的海魚腥氣是最好的提神劑,如同貓一樣,拼命嗅,人立馬兒有了精神頭兒。那時,老爸年輕,二十幾歲,光復路水產批發批來魚,小車拉著,各個村鎮集上販賣。80年代初,野生刀魚細長條兒,一板魚 ,上一層下一層,中間全是螃蟹、魷魚等小東西。螺絲刀小心翼翼起開魚板,整條的放在一起,細碎小生物,分揀,袋子裝了,吊在屋檐,防耗子。鲅魚小而鮮,整板沒夾芯。

老房子廚房里,一堆堆魚板,分揀到深夜,第二天早早去趕集……

別人說著童年困苦時,我們吃著螃蟹燉酸菜,炒魷魚,小海魚湯。養殖不發達的年月,我們吃了很多這樣魚板夾芯兒。趕上鲅魚賣不出去,媽回家收拾一盆,做餃子,現在想來,夠奢侈的。

三個孩子長起來,日子遠沒小時候過得充裕,老爸販白鰱、鯉魚。過年時,誰家都會買兩條,凍魚好賣。偏巧一年,賣得不好,年三十,還沒有賣完,集市上的人都急著回家吃年夜飯了,市場開始了以物換物的絕妙時間。我扯著一條條白鰱,換了糖心蘿卜、芹菜、韭菜,黃瓜,還有一大把糖葫蘆。

80歲的奶奶生前提起我,津津樂道的是,6歲那一年,這丫頭自己燉了一鍋湯大的刀魚。

多年販魚經歷,培養了老爸超高的燒魚手藝,凍魚幾乎不吃了,買條活草魚,燉了,湯里放干豆腐卷,或土豆塊,或大豆腐。魚沒出鍋,已經滿屋子香味。家里親戚來了,只點一個菜,燉魚。老爸常說,老了,就開一家魚館,專門做糖醋鯉魚。

在此吐個槽,這么多年,只要我在家,殺魚這樣的血腥事件全由我來,他們躲一邊看,圍觀場面很隆重。

吃魚,魚頭歸我,兩腮少刺大姐小弟分,老媽老爸哪里都可以。燉在魚湯里的豆腐、土豆,味道好過魚肉,最受歡迎。吃完飯,魚湯拌飯給小狗虎虎。我坐在院子里,挑出大的魚脊骨,一節節掰開,清洗干凈,縫衣針鉆孔兒,用線穿成一串,掛在門上。為什么,不曉得,姥姥和媽都愿意這么做。

長大后,老爸燉魚的好手藝,我們三個都沒繼承,只好四下里尋魚吃。有人說,吃不慣河魚的土腥兒,我卻毫不介意。

小人物之于美食,總有一樣是隆重而難忘的,魚是其中一個。

(作者: 吉林華商傳媒有限公司    金凱)

小猪视频app官网入口ios - 小猪视频下载app最新版ios